无线通信首页

Sub-GHz系列产品
LoRa模块
ZSL42x 智能组网芯片
LM400T UART接口
ZM1268 SPI接口
ZM4xxSX-M SPI接口
通用470模块
ZM4xxSX-L 超低功耗
ZM4xxS-M 低成本
zigbee系列产品
zigbee模块
ZM32 高性能+高可靠性+快速组网
AW516x 串口转zigbee自组网
zigbee转换器
ZBCOM 串口转zigbee
ZBNET 串口转zigbee以太网
ZigBee网关
GZ32 ZigBee智慧网关
Wi-Fi系列产品
Wi-Fi核心板
AW412 M4+Wi-Fi
Wi-Fi模块
WM6201 串口转Wi-Fi
WM6232 光伏数采模块
Wi-Fi转换器
WiFiCOM Wi-Fi串口服务器
蓝牙系列产品
蓝牙模块
ZLG9021 串口转蓝牙4.0
ZLG52810 串口转蓝牙5.0
BT11P31 主从一体蓝牙模块
DTU数传终端
Cat.1智能网联终端
Cat.1智能网联终端 串口转cat.1
GPRS DTU
ZWG GPRS DTU
WM2232 光伏数采模块
3G/4G DTU
ZWNET 3G/4G DTU

智能家居:Z-Wave与ZigBee的无硝烟之战

这不,从470、ZigBee、Z-Wave、WiFi、蓝牙等多种技术呈现的春秋战国割据混战局面中,ZigBee与Z-Wave脱颖而出,演绎了一场三国时期的经典故事。遥想昔日三国,公瑾当年,风华正茂,气概非凡,无奈遇上孔明,心胸不宽,谋略难敌,略施小技,终害周郎身败名裂,一世英名毁于一旦,空留“既生瑜,何生亮”的感慨。如今,在智能家居市场的争夺上,Z-Wave与ZigBee的无硝烟之战,似乎再次演绎三气周瑜的好戏。

图1 诸葛亮与周瑜(影视资料)
只专注,不关注

Z-Wave由丹麦公司Zensys一手主导,Z-wave联盟虽然没有ZigBee联盟强大,但是Z-wave联盟的成员均是已经在智能家居领域有现行产品的厂商,包括160多家国际知名公司,所谓为智能家居而生,专注程度可见一斑。然而,令人想不通的是,Z-Wave对智能家居如此“情有独钟”,有理由成为智能家居技压群雄的技术,但风头还是被“脚踏多船”的ZigBee抢尽。

图2 Z-Wave

ZigBee最初主要应用于工业领域,后逐渐扩张,慢慢应用于建筑自动化、远程控制、智能照明、家庭自动化、医疗等领域。虽然智能家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但在智能家居领域关注度和影响力都要超过Z-Wave,联盟成员阵容甚至接近Z-Wave的3倍。Z-Wave还是暗中向ZigBee取经,逐渐展开自己的应用领域,由单纯家庭自动化延伸到数字家庭。

图3 支持多种协议的ZigBee模块
入中华,路难寻

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如此之大,中国同样可观。相关数据预测,2018年智能家居市场总规模将达到710亿美元,而中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则将达到1396亿元,占全球市场32%。

Z-Wave本准备在中国大干一场,但来到之后才发现有个自身特点足可以致命。Z-Wave的工作频段为908.42MHz~868.42MHz的欧美频段,而中国没有划入ISM频段中。换言之,一旦无线电管理局对此限制,Z-Wave就将在国内走投无路。相反,ZigBee并不存在类似的频段桎梏,无需如履薄冰,而更为关键的是,ZigBee联盟今年3月已将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物联网企业物联传感纳入董事会,助其推动ZigBee技术在中国的发展。相较而言,Z-Wave实在尴尬。

图4 工业ZigBee产品民用化
兵未动,遭倒戈

其实,Z-Wave与ZigBee之间只是潜在竞争对手的关系,还没有发展到如诸葛亮和周瑜的那种针锋相对、斗智斗勇的态势。不过,在去年6月,Z-Wave联盟主席马克•沃尔特斯(Mark Walters)在接受一家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,将寻找市场契合点,推动Z-Wave技术在中国的发展,然而时间过去不到一年,事情就发生了巨大变化,日前,ZigBee联盟突然宣布任命马克•沃尔特斯为联盟新一任战略发展副总裁。然而,作为联盟前主席和技术执行官的马克•沃尔特斯,却已投向ZigBee联盟的怀抱,恐怕Z-Wave联盟脸上并不太光彩。

图5 低至100nA的待机功耗

当然,作为已具一定地位的Z-Wave而言,虽着实有点可气,但还不至于像周瑜一样被孔明活生生地气上天堂。无论是受关注度,还是市场掠夺,至多都只能说明目前还难以撼动ZigBee的地位。毕竟,智能家居的无线技术格局还未形成,ZigBee取得的胜利也只是阶段性的,最终鹿死谁手尚不得而知,这硝烟才刚刚开始。